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今天是: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习资料
金坛民盟组织发展简史
发布时间:2019.11.25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
1949年4月24日,身背全副武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踏着泥泞道路,冒着倾盆大雨,解放了金坛全境。

民盟金坛小组组长贺轶欧,紧紧跟着中共金坛西南武工队长,1945年8——10月曾任金坛城防司令的钱震宇进入县城。肃清残敌,搜缴敌产,维护社会治安,宣传保护工商业政策。日夜兼程,工作一月有余,直至5月27日上海解放。钱队长命财政科长戴东升发给贺轶欧一元大洋作差旅费,让他去上海向民盟汇报一年来在金坛战斗历程!


(一)

金坛盟组织之根在上海民盟总部直属支部。

1947年5月,民盟总部领导人张澜、沈钧儒、黄炎培为避开特分子监视,已由南京转移上海。为组织领导有序,在上海组成直属支部,支部由民盟中央常委、组织部长章伯钧担任主委。支部下设区分部,区分部下分小组。10月27日国民党宣布民盟非法,视同共匪加以取缔。章伯钧便叫组织部祝公孙抄一分花名册。找尚丁谈话,最困难的日子就找到你了,支部组织工作由你全权负责转入地下。说着,一面把自己戴的帽子戴到尚丁头上,作为礼物送给他;一面把542盟员名单交到他手中,由他交给其妻孙文芝藏起来。转入地下后,尚丁花了三个月时间对全体盟员逐个进行审查,末发现一个盟员自首、叛变。可见直属支部个个盟员的骨气之坚。

1948年七、八月,意志坚强的两个地下盟员——贺轶欧、陈宾煦,先后来到金坛。贺在下新河,陈在直溪桥。因来的时日不同,组织上又没向他们交代横向联系,所以,互不往来。

中共金坛西南区武工队长钱震宇,经考察了解,贺是位思想进步人士,便派一名武工队员找贺见面。自我介绍,我们是武工队,你看这路上戴草帽行走的,田野里穿蓑衣干活的,都是武工队员。先生是上海来的进步青年,我们联起手来,共同打倒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建设新中国。你看怎样?贺听后,心情十分激动地表示:太好了。我可以去上海找地下民盟总部,拿《沪盟通讯》、《学生通讯》,把收听到的新华社消息用腊纸刻写印刷传单,你们武工队员把它散发出去。双方一拍即合,结成统一战线。

钱震宇昼伏夜行,到建昌去找茅东县武工队长薛晓春,途经直溪桥,找到直溪小学校长宋文英,又搭上宋文英、陈宾煦这层关系。此时,陈宾煦已发展宋文英、丁贞钦入盟,宋文英又发展了李熊猛入盟。钱把随手带的贺轶欧印刷的“三抗”(抗丁、抗粮、抗税)传单交给宋。宋叫工友许国亮雇一条民船,把钱摆渡过河直下建昌圩里,而后他约陈携带传单、桨糊,摸黑上了大街。在市镇中心大桥栏板上贴了-张,又向桥东大圩埂北走去,在行人必经之路的土地庙墙上再贴一张。返回途中,又将一卷传单塞进大律师尹铭门缝里。尹铭大律师女婿李煜是直溪桥小学教师,第二天早晨到校上班时,低声对大家说,新四军、共产党来了,我岳父家昨夜收到一叠“三抗”传单。这样,钱震宇作为桥梁,把五名地下盟员联结在一起。陈、宋、丁、贺本来是国立上海幼稚师范专科学校同学,贺1946年入盟,陈1947年入盟,宋、丁1948年入盟,民盟小组由此成立,小组长就是贺轶欧。




我又向陈宾煦女儿陈艾,征集到她父亲生前写的回忆录。阅后,立即电话采访健在的浙江大学离休的贺轶欧教授,倾听他的陈述。三方资料对照,考证结论是:


在尚丁回忆录中还讲到:另外建立了嘉定、崇明等3个县直属小组。为什么少提了一个金坛?为证实这-推断,我又登门拜访沪盟研究室主任吴鸣放。他说:“尚丁写这篇文章是1982年,是在松江地区划入上海市后站在上海视角讲嘉定、崇明的,金坛此时辖江苏,所以,在这里就不再提金坛了”。吴主任的推理,比我讲的更加直白。

尚丁,在蒋管区斗争时,任民盟总部上海直属支部组织部长。建国后任八、九、十届民盟上海市副主委、上海市政协常委等职,他的回忆存史价值很高。

第二区分部是上海市大专院校学生组成(交大、复旦、大夏、同济、沪江、东吴、上海法学院、中华工商、民治新专、纺织专校、师专),大专院校下辖11个民盟小组。在11个大专院校民盟小组名录排列上最后一个是师专。(师专应写作幼专)。(注)

尤其是在民盟总部被迫解散,盟员遭到国民党特务追杀情况下,民盟组织的贺、陈两粒种子,潜伏金坛,险象环生,危机四伏,冒死抗争,直至迎接金坛解放,迎接共和国成立,屈指可数。我为金坛民盟组织有这一段可圈可点的光荣历史而骄傲,我为70年前我曾作为民盟盟员陈宾煦、宋文英的学生而自豪。

注:上海市国立幼稚师范专科学校的规范简写应当写作“国立幼专”或“幼专”。“师专”写法是笔误。  在上海教育史上,至1956年才建师专,即现在的上海师大。此师专非1948年幼专也。

(二)

贺轶欧、陈宾煦,在血与火的洗礼中申请加入中国民盟。

1945年10月,国共两党谈判,签订了“双十”协定。蒋介石又暗地地发放《剿匪手册》,当这一信息败露后,政治敏感的青年师生首先不得容忍。抗战胜利了,建立联合政府,民主建国当务之急,怎么老蒋总想着剿共、灭共?于是乎“一二一”昆明反内战第一把火点燃了,“惨案”迅速传遍全国。2月 “较场口血案”发生!7月11日至15日,李公朴、闻一多又遭暗杀!

11月15日,蒋介石在南京单方面召开了“国民大会”……

血气方刚的贺轶欧没被暗杀的枪声所吓倒,也没有被蒋介石当了总统而退却。反激起为国家为民族献身的决心,他提笔写信给罗隆基,表示要求加入民盟。罗与贺是同乡,同为江西省安福县人,罗与其父同窗好友,罗接到贺的申请书,遂转给民盟总部直属支部主委章伯钧,章把信又批给第二区分部负责人杨维骏(新中国成立后任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民盟主委)。从此,杨维骏就成为贺轶欧单线联系人。杨还向贺交代,他的下线还有国立幼专、民治新专、大夏大学。后来,浙江大学徐煌来信请求他帮助找民盟,徐等一批大学生要求入盟。贺轶欧得到组织批准,接受浙江大学工学院、农学院、法学院三院学生入盟,他的下线徐煌。

陈宾煦, 1946年考入上海国立幼专。他在回忆录中写到:“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国帮助下调运兵力,大举进攻解放区。国共和谈正在进行,人民要求和平民主;反动派不断迫害青年学生和爱国民主人士。——绝大多数同学同情和支持共产党,反对国民党。民盟当时争取和平民主,支持共产党行动,在青年学生中树立了很高的声誉。” 他说,他记得李、闻遭暗杀、下关惨案、为抵制美国货,永安公司职工梁仁达被打死。民盟举行演讲会,目睹沈钧儒、史良演讲风采。打心理佩服民盟,1947年民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陈宾煦不怕被看做等同共匪,冒死申请加入民盟组织。入盟介绍人邹秉忠。他的上级单线领导人是第二区分部。

 

(三)

贺、陈在白色恐怖下潜伏金坛,从教为业,隐蔽斗争。

贺轶欧、陈宾煦在历次学生运动,罢课请愿,示威游行,都积极参加,特务很快注视他们,名字已列入黑名单。有一次,贺轶欧杠着大旗,被特务拍入镜头,晚上,特务进校准备秘密逮捕他,同学抢前叫他躲避。他迅捷跑到杨晦教授家(地下党员,解放后任北大副教务长),杨教授沉着冷静地让贺轶欧坐在客厅,杨教授站在大门口,大门敞开着。自李、闻遇难后,苏、美两大国对国民党规划重新考虑。蒋介石美援受阻,骂特务蠢货,从此,特务怕教授。特务路过门前,眼都不敢朝里看,贺安然躲过一劫。

白色恐怖愈演愈烈。为保存实力,打算把在上海学运中红了脸的部分同志转移。贺轶欧本准备安排去江西老家的,因他家住江西省毗邻井冈山的安福县。后来,组织上考虑可能敌人会在中途设伏,去那里危险,要慎重。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校长陈鹤琴(民盟)接到江苏省金坛县县长严悫男来信,请校长高台贵手,派几名优秀学生来本地办幼稚级。陈校长此时此刻也正在为一批学生被特务盯上犯愁。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通知贺轶欧来校长办公室。把严县长的信让贺看,看完再问贺愿不愿去?贺随即答允:“去”!接着,就派张文郁(民盟)教授和李茗英(地下党员)、贺轶欧前往考察。到了金坛沈宗庆教育科长接待。他们一道看了十多所小学,最后决定把下新河湖溪、直溪、朱林、城西冯庄邮堂庙、城东东村明觉庵五校作为陈鹤琴幼教实验基地。张教授当着贺轶欧与沈科长面商,还可多带一二十号人来金坛轮流实习,再派几名毕业生来就业。贺在校品学兼优,办事能力很强,今后由他与你们联系。沈科长听后,非常高兴,遂表示:“谢谢张教授,到金坛后绝不怠慢贺先生,我想请贺先生除去下新河学校从事教学实践外,还请他在教育科兼任督学。这样,幼专派来的学生可找贺先生,贺先生直接找我。”贺一听喜出望外,金坛是茅山老区,抗日战争期间,陈毅在这里建立根据地,群众基础较好,今后活动又期许多少方便些。

贺轶欧离校前,他与章伯钧主委谈到深夜两点,章伯钧感叹我们吃亏手中没有枪,如果像共产党那样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样!章伯钧还交代他抓住一切际遇,继续战斗,祝他-切顺利。

1948年8月,陈宾煦利用学校分配工作机会,接受第二区分部任务,到金坛以任教为掩护,展开革命斗争。新中国成立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进军四川剿匪。后因病复员。 疗养一段时间,病愈后在上海控江中学任教,1982年离休,2015年2月1日去世。

贺轶欧、陈宾煦先后到达金坛,形势也十分严峻,一场新的考验又摆在面前。

1945年10月,苏浙军区新四军按“双十协定” 北撤了。茅山留守处三任书记徐明、余慎、薛斌先后牺牲。然而,贺轶欧、陈宾煦他们仍保持原有状态,继续战斗!

贺轶欧立足在下新河小学任教,助手朱希敏在湖溪点上。时间不久,发现附近一所祠堂里办了初中,贺就借机与校长罗某、教师缪某走近了,谈吐中,对当前形势看法基本一致。而后,贺就被罗等请到该校给学生做报告,师生听后深受启发与鼓舞。还教学生唱学运歌,学生们琅琅上口,很快流传出去了。这就是前面提到武工队长钱震宇与他联系的原委。贺利用自己县教育局督学合法身份,每每往返于金坛--上海,上海--金坛;以及金坛幼教实验各点。在上海,除找杨维骏请示汇报工作外,还要去浙大找工、农、法三院的徐煌,还得去上海民盟办的无线电修理商店,索取他们编辑的《沪盟通讯》、《学生通讯》。把两分刊物上报道的新华社的消息,带回金坛。

直溪桥是金坛首镇,小学是全县较大规模之一,师资力量雄厚,陈宾煦看到街上游荡着不少贫穷青少年失学在家,建议校长宋文英在直溪桥小学办-班初中,名叫初中补习班,这样做可以躲开去政府备案,时间来得快些。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公开招生。我就成为补习班十六名学生之一,学校对困难学生学费实行减、缓、免。我是唯一享受全免的。

陈宾煦离开幼专,满腔怒火,义愤填膺郁闷着来到金坛。他是我们班主任,他走进教室把肚子里这个把月来的闷火直面向同学们宣泄。慷慨陈词,板书挺拔,呐喊:“同学们,我和你们一样,穷书生一个。这年头小百姓不敢讲话”!“讲了要抓去坐牢,要杀头”!回过身姿板书,就是独夫民贼“蒋该死(蒋介石)、括民党(国民党)、遭殃军(中央军)” !

他教语文课,不用国民党编写的教科书,而选的课文《林觉民与妻绝别书》、《鞭虎救弟记》这些寓意颇显课文,读来入木三分。

他讲当前时势,总讲,国军是运输大队,蒋介石是运输大队长。现在共军士兵手上的洋枪洋炮都是美国货。你们想想是咋回事?他叫同学们别相信报纸上宣传那一套,什么哪里哪里打了胜仗了,消灭共匪多少多少。全是假话。想想看,以前在哪里打?是在河南、山东、黑龙江的四平市,现在我们坐在教室里也听到炮声了。蒋该死败下阵来隐退了。胜在哪里?!看报内容要学会反过去理解才对!

上音乐课就教唱学运歌曲。《安息吧死难的同学》、《 山那边呀好地方》、《年轻的朋友快快来》、《朱大嫂送鸡蛋》、《团结就是力量》。

 当年发行金元券,最大票面10元,市面流通10个月(1948年8月到1949年7月)飙升到500万元。致使大批中小企业破产。我切齿痛恨唱着币制改革后,公教人员愁,物价像坐飞机,薪水在拖老牛……

宋文英校长组织领导在全校开展“读书不忘救国”活动。最后还举行演讲比赛。成绩好的,发给奖状。

1949年4月22、23日,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从镇上垂头丧气走过,金坛城里中学、师范等为避免被败兵拉夫,停课放假。有同学问“陈老师,我们放假吗?” 陈老师答道“去唱你的歌,唱出一个春天来吧!”。

1949年4月24日,解放军浩浩荡荡来了。

解放后,宋文英、陈宾煦组织学生,开展文娱活动,四乡八镇去宣传。打连箱、扭秧歌、演《改邪归正》、《出路》、《白毛女》、《兄妹开荒》等歌剧,一把二胡,简单道具,服装向民间借,舞台由各地搭,就这么轻装简载,不怕苦,不怕累,师生一样,白天走向目的地,演出结束当晚走回来。不仅跑遍金坛西边,茅山东麓许多乡镇,还到金坛城里向市民献上两场,颇受好评。上海解放的消息传来,在直溪镇上,由商家支援店门板,由搬运工人出力,搭起又高又大的露天舞台,连续演上三天三晚,四面八方的路上观众来往就像牵线,有的人还把乡下亲戚接来镇上住下,一场不落连着看,不少人早早就把凳子放在最佳位置间,那样的革命激情不知从哪儿来的,今天回想起来也满带劲的。

暑期到了,陈宾煦老师参军去大西南四川山区剿匪,还抽空给沙志强、林月桂和我寄来一封信,鼓励我们好好学习,将来建设祖国才有本钱。信内还夹着一张穿军装的英姿飒爽的照片。书信在同学中抢着传阅丢失了,唯有这张70年前的珍贵照片我收藏至今。

金坛解放后,贺轶欧老师跟着钱震宇武工队进入金坛做接受工作,回上海汇报金坛-年斗争经历,不久即派去华东革大攻读马列,分配浙江大学当了一辈子历史教授。

因陈宾煦去了四川,丁贞钦老师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 也回到上海,在杨浦区民盟机关工作,后去小学任教。

(四)

金坛民盟参加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参政议政。

1949年10月9日--13日,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相关规定,金坛县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召开。民主党派代表宋文英作为特邀代表出席会议,并当选为常务委员。从此,民盟就是金坛县政府组成的民主党派成员。

宋文英在大会期间当选为常务委员后,不久就脱产,调县人大常务委员会任副秘书长。丢了月薪十几担稻子的报酬,参加革命。当年干部报酬实行包干制,生活非常艰苦,每年发给一单一棉两套衣服,每月9.6元伙食费,零花钱是一斤猪肉、3斤黄烟折成现金约2元,家有妻儿、父亲、弟弟,其负担可想而知,身为民盟盟员的他,为革命作出点牺牲走上工作岗位,不算什么。

1952年暑期,李熊猛调松江地区金山县任教(今辖上海市浦东新区),金坛民盟就留下一株独苗宋文英了。这粒种籽其份量极重,他作为一个党派参政议政,又当上生产建设科副科长参与执政。

宋老在任职期间,跑遍金坛山山水水,发现直溪上下鲍塘每年春季雨水不断,茅山-支山洪冲涮下来,暴雨成灾。于是叫技术员陪同,走访当地老农,经他们论证,在直溪镇从人字墩西侧切开一口子,向东南沿伸,经十三角、西圈门、庄家村、塘头坝,把几个池塘连接起来构成一条泄洪河道,既少动迁户,又节约耕地,为上下鲍塘、直溪镇人民办了一件好事,留下口碑不朽。

1952年金坛创办初级中学,宋文英任此一职。1953年任命书由首任江苏省省长谭震林签章。这分荣誉是极其珍贵的。荣誉当然也归属民盟组织。

    宋老做官,执政为民,干事业恪尽责守。因文教事业发展需要,1956年金坛县初级中学升格为金坛二中,宋老努力提高教学质量,将原来调入任教的一批小教 在职进修,硬是逼小教提高到中教水平。每年高考都要输送北大、清华、科技大学几名,华罗庚在世多次赞赏他:如果全国再多几所这样的学校,我们国家教育事业希望就更大了。他后来调直溪中学、金坛县中学(现华罗庚中学)任校长也都是这样奉献的。

他既注重教书,更注重育人。在二中,有时饭后他要去学生食堂看看,见到漏在桌上饭粒就用手指捡起往自己嘴里送,学生们直观这一幕感慨感悟,受益匪浅。二中创办初,在一块荒草萋萋的乱坟岗上,他规划成教学区、生活区、运动区、生产区。不仅认真贯彻执行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在1960-1962年困难时期,二中的食堂师生们仍可以吃到物美价廉荤素搭配的副食品。

在直中,文革期间他每天挨斗,吸烟解闷。红卫兵学生没收其烟,自己点燃抽起来。宋老自责是他害了孩子,他把包里还留着的两包烟偷偷碾碎,从此再不吸烟。

学生张腊狗因家贫辍学,他安排张到校参加劳动,用劳动所得交伙食费,直到高中毕业。张考取科技大,无路费,宋老批准补助12元人民币,让他去北京报到。他入学后,华罗庚为他改名叫张恒烈,此人后来当了江苏省技术质量监督局副局长(副厅级),现已退休。  

他非常重视革命友谊,当他知道老同学陈宾煦从四川带病复员回上海,部队仅发给150斤大米代金的复员费,生活靠夫人丁贞钦微薄工资度日,非常困难。他叫工友许国良每月从他工资中拿20元寄给陈宾煦,直至陈老师康复当了控江中学教师,有了稳定收入才停。

他对钱看得很淡,本世纪初有人想用150万(亦说500万)买他补习学校那块土地,叫他拿这笔钱养老享清福去。他想,他征这块地是办学校,为乡村孩子改变命运的。怎么有人这样看待我?愤怒地说:“那我不叫宋文英”!民政局派人去帮他解决儿(精神病患者)孙抚养费,他又说,我宋文英连儿孙都养不起?

他事业心特强,他在文革吃的苦头全县妇孺皆知,复出后只顾抓教学,极少评论,。镇江地区教委副主任、教育局局长胡柏寿向金坛县委副书记董世万建议发展他入党。他又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五)

金坛民盟历经风雨,永葆盟员本色不变。

自1952年起,知识分子经历思想改造,接着与知识分子紧密联系的政治运动有批武训传、反胡风运动,审干、肃反、反右派斗争,再接下来是长达10年(1966—1976)的文化大革命,民盟与党和国家共同经受着一场接一场的严酷的政治考验。

金坛民盟从1952年宋老就是一株独苗。1956年把盟组织关系转到江苏,在风雨中,宋老以他特有的民盟盟员品格,赢得了全金坛上上下下、党内党外的景仰和尊重。在历次运动平稳度过。即便是“反右”时,县委书记陈忠廉事前打招呼,安然无恙。但由于受历次政治运动影响,民盟组织活动极不正常,盟员发展停止不前。到“文革”陈政委自身难保。宋老度日如年。

从1952到1986,宋老凭借个人智慧、气度和良知,立足本职,坚守岗位,抓好教育,为国家民族培养大批栋梁之材。民盟活动停止了,宋老用自己的行为规范刻录历史,民盟在他心中怀揣着。一个盟员在无组织管理,无人监督情况下,约束自己,自觉 “做一个优秀盟员” 。几十年如-日,这是多么了不起!

(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金坛民盟组织稳步健康地向前发展。

中共金坛县委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1981年金坛两会召开,宋老在金坛县第八届人代大会上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恢复民盟组织。1983年8集电视剧《华罗庚》热播,证明阳光明媚的春天来了。1984年宋老当选政协副主席,调政协驻会,这更促使他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从此,他专心抓民盟组织建设。他老人家一步一个脚印,使金坛民盟组织稳步健康地向前发展。

1986年冬,宋老去省民盟把组织关系迁到常州。1989年4月16日,民盟常州市金坛直属小组由宋文英、华湘翰、颜永健、闵罗生4人组成。宋文英任组长,华湘翰任副组长

是年底,中共中央制定了《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确立了民主党派是参政党,制定了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和民主监督的原则。民盟盟员的参政意识有了进一步的加强,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尽管盟员很少,但大家还是服务本行、为两个文明、一国两制努力工作着。

1991年4月2日,民盟支部成立。其成员:宋文英、华湘翰、颜永健、闵罗生、张 放、杜跃华、周宜庚7人。宋文英任支部主委,张 放、杜跃华任委员。

从此,民盟有了组织,有了专干,有了办公室,有了财政划拨的经费,人、财、物俱全的班子,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一个党派,在金坛政治舞台上活跃起来了。而后,不断注入新鲜血液,不断增添新生力量,盟员发展到56人时,申请建立盟委。民盟中央委员会1997年12月4日,盟中组字(97)第154号文件,《关于同意建立民盟金坛市委员会的批复》下达,1998年2月26--27日开民盟金坛市委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主 委:沈如香

副主委兼秘书长:张 放

副主委:李勋寿,杜跃华(2001.6增补)、韩红卫(2001.6增补)

顾 问:宋文英

委 员:沈如香、张  放、李勋寿、杜跃华、石东礼、薛怡乐、徐锁福、韩红卫。





这次成立盟委大会请来了四位老前辈盟员,他们是贺轶欧(杭州)、陈宾煦(上海)、丁贞钦(上海)、宋文英(金坛)、(李熊猛,文革中迫害致死) 。

会议结束后,全体盟员各自在文化、教育、科技、经济等领域内建言、献策,为金坛改革开放,两岸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

今年,是金坛民盟传播种子第71年,是金坛解放70年,也是民盟接受中共领导与中共合作打倒蒋家王朝,迎来共和国成立的70年,这么多喜日叠加在一起,是千载一时的。

今日,金坛盟组织已拥有190名盟员,成为金坛四个参政党中历史最久,人员最多党派组织。贺轶欧已95岁高龄不能到会了,另4位老前辈已经走了,如果在天有灵,他们也会含笑九泉的。

金坛民盟自1998年第一次全体盟员代表大会至今,20年过去了,历经正常地、健康地每五年换届-次,共召开了五届。其中,党的十八大以来,2012年召开了四届,2017年召开五届,随着改革开放大政方针的贯彻和落实,党的统战工作有了显著的加强与改善。特别是重大事项都确立了事前协商,进程中巡察,事后通报。民主党派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个个盟员献计献策,奉献智慧和才干,为金坛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全面奔小康而努力。如今金坛盟委,正沿着习近平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奋发前进!(范学贵

 

                                   

注:

1.以往人物、事件,与本次描述不一致处以本次为准。

2. 李熊猛,( 1925-1968.10.22)1968年在上海市金山县吕巷中学任教,文革期间关押隔离审查,

10月20日押解至某地批斗,隔日未斗成,22日晨到厨房洗脸刷牙,见无人监视,用菜刀割腕自尽。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www.jsmm.org.cn   2006-2020  版权所有
地址(ADD):南京市北京西路30号宁海大厦18楼    联系电话(TEL):025-83167227   传真(FAX):025-83321046
E-MAIL:jsmmxc@vip.126.com   备案号:苏ICP备10217766号   技术支持:易建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