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今天是: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文化园地
暴雪飞飘的灵感(组诗八首)
发布时间:2020.01.10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

王家干


一、飞雪


情切切,
意悠悠;
从万里云空之上,
瞄准了地球;
莫非——
天宫正在裁员,
上苍也办退休……
 
原本都曾是小小水滴,
汇成过汪洋大海,
江湖河沟;
能弹琴,
能跳舞,
也当过歌手;
那绿色的童年啊,
真的是无虑无忧。
 
抑或是追求自由,
抑或是更上层楼;
有的受太阳召唤,
有的被狂风忽悠;
升腾至九霄之上,
七彩云头,
纯洁透明时无影无踪,
构图成像时如鸡如羊,
似狗似牛;
自己不定认识自己了,
管它寅、卯、子、丑,
戌、亥、申、酉。
 
高处不胜寒啊,
固态的水怎能在空中滞留?
回归故土吧,
这绝不是生命的尽头,
又一个轮回行将开始,
重安排一次冬夏春秋。
 
愿你们在田野上降落,
莫在要道上堆积长久;
适可而止,见好就收;
瑞雪也是双刃剑呵,
白雪公主别充当冷面杀手;
应像南飞的大雁那样,
把美好圣洁的声名给人世长留。
 
二、扫雪的公务员
 
当我们还在床上贪睡,
于空调房里克隆夏天,
你们已用滚烫的激情,
向“白色恐怖”宣战。
 
我在电视机前为你们喝彩,
然后叮嘱一声:贵在平凡。
一旦暴雪切断交通,
国家的首要公务
便是抗灾排难……
 
三、防滑链条
 
没有了超越,
就毋须鸣号;
全不能狂奔,
停止了呼啸;
所有的车辆,
都文质彬彬:
稳稳地走,
慢慢地跑——
轮胎上紧箍着防滑链条。
 
这不是桎梏,
也不是镣铐;
雪地行进,
稳定和安全,
远比速度和效益更为重要……
 
四、香樟和法桐
 
枝繁叶茂的香樟,
耐不住冰雪的重量;
有多少嫩绿的手臂,
折断在白雪皑皑的路旁?
 
光枝秃桠的法桐,
竟一点也不曾受伤:
对于暴虐的寒冬,
收敛不也是一种武装?
 
五、游鱼、飞鸟、蚂蚁
 
水面不见游鱼,
空中没有飞鸟;
鱼被冰封在深深水底,
缺氧的日子实在难熬;
 
小鸟在饥寒交迫中喳喳:
“天地皆白——
飞禽的末日就在今朝?”
 
也不见勤劳的蚂蚁,
肯定在地宫中独享温饱;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下层居民对此莫名其妙。
 
倘若把这三者拉来比较,
谁比谁活得舒心、美好?
是游鱼?
是蚂蚁?
还是飞鸟?
 
六、榜样
 
既然共签了“责任状”,
“门前三包”应是扫雪良方;
就别再指责:
“各人自扫门前雪,
岂管他人瓦上霜。”
 
靠船下篙,
高调停唱,
能扫清自家门前积雪的,
就是榜样!
 
七、时间差与期望值
 
大都市的冰雪已被清扫,
小城镇的冰雪还残留着;
 
主干道的冰雪已被清扫,
小巷里的冰雪还残留着;
 
城市里的冰雪已被清扫,
乡村间的冰雪还残留着;
 
高楼上冰雪早已经融化,
矮墙上的冰雪还残留着;
 
向阳地的冰雪彻底没影,
背阴处的冰雪还残留着;

我问残雪:凭什么赖着不走?
残雪告我:等后援部队来到!

“时间差”牵不同目光,
聚焦于同一种世道,
“期望值”扭不同耳朵,
收听同一个天气预报;
 
期望春风送暖,
期望紫阳高照;
期望地气上升,
期望寒流退潮。

即便真有后援部队赶来,
那也是强弩之末;
“春雪如跑马”,
兔子的尾巴绝对长不了!
 
艳阳将举起百万铁帚钢铲,
遥控发飙——趋利避害,
令冰雪脱胎换骨变废为宝!
 
八、早春的冰凌
 
用屋顶残雪融化的水滴,
借阴山背后暗送的冷风,
铸成剑,凝成棍,
击向初绽的蓓蕾,
妄想挽回逝去的隆冬……
 
看人间:风和日丽,
春光已驱走腊月的残梦;
你哭什么呢——冰凌?
东风正欢笑在万紫千红的花丛……

作者简介:王家干,男,1945年8月出生,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会员、国家二胡考级考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音乐家协会会员、群众文化副研究馆员。他自幼喜爱艺术,10岁习琴,13岁被特招入艺术师范,16岁至专业文艺团体,由主胡而指挥,由指挥而作曲,由作曲而作词,由作词而作诗,由作诗而作文。曾任靖江县歌舞团、六合县文工团乐队队长兼指挥、六合师专音乐老师、六合县文化馆常务副馆长、六合区文艺创作室主任等职。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www.jsmm.org.cn   2006-2020  版权所有
地址(ADD):南京市北京西路30号同心大厦18楼    联系电话(TEL):025-83167227   传真(FAX):025-83321046
E-MAIL:jsmmxc@vip.126.com   备案号:苏ICP备10217766号   技术支持:易建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