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今天是: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党派民主监督的五种模式
发布时间:2019.01.21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
关于民主党派的存在价值和主要职能,伟人言论和中央文件有专门的阐述。早在1945年,爱国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访问延安,在传颂至今的“窑洞对”中,向毛泽东主席提出了历代王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命题,共产党执政后能不能脱离这个周期率。毛泽东主席回答说,我们已找到了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来监督政府。可见,对这一命题,毛主席深思熟虑,早有洞见。1956年,毛主席在《论十大关系》一文中指出:“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如此”。因而“中共八大”决议中正式写进了同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八字”方针,确立了我国新型的政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尽管这一制度在文革中遭到破坏,但随着我国民主政治不断深入和逐步完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围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中发〔1989〕14号)中指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基本方针。”这“十六字”方针,既明确了民主党派性质、地位和职能,又体现了中共对各民主党派的高度信任。
       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既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巨大优势,又凸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无穷魅力。一方面,各民主党派与中共长期共存、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另一方面,各民主党派较好地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的职能。正是这两者的有机结合,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进程中凝聚起了强大的动能,促进了经济社会的长足进步、社会治理的和谐稳定,迎来了一个大国的快速崛起。
       当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具有动态发展、不断深化的本质属性。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进一步优化这一主题,本文拟就党派的民主监督作一些阐述。其初衷在于,具体实践中,我们发现,相比较而言,各民主党派较普遍存在重政治协商、参政议政而轻互相监督的现象,党派民主监督作用的发挥既存在认识的误区,又存在操作偏颇的问题。民主党派究竟该如何有效发挥民主监督职能?
       首先需要把握监督实质。毛泽东主席指出,“所谓互相监督,当然不是单方面的,共产党可以监督民主党派,民主党派也可以监督共产党。为什么要让民主党派监督共产党呢?这是因为一个党同一个人一样,耳边很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周恩来总理在1957年4月一次题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讲话中对毛主席的论点作了详细阐述。他说:“互相监督,首先应该由共产党请人家监督,因为共产党是领导的党,它过去搞革命,为革命而奋斗,为人民立了功。人民拥护它、欢迎它。正是因为这样,也就带来了一个不利方面。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这个问题。我们一旦取得了全国政权,就带来一个危险,就是一些人可能会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所腐蚀,被胜利冲昏头脑,滋长官僚主义,脱离群众,甚至出现个人野心家,背叛群众。这方面的危险是随时存在的,每个共产党员都要警惕,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最好的办法是有人监督。当然,共产党首先要党的监督,可是整个党的工作,也还要其它党派来监督。同样,每个党员也要其他民主党派监督。”周总理这段话,详尽阐述了“互相监督”的重点是民主党派对共产党的监督。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总书记也指出,有监督比没有监督好,一部分人出主意不如大家出主意。共产党总是从一个角度看问题,民主党派就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出主意。这样,反映的问题更多,处理问题会更全面,对下决心会更有利,制定的方针政策会比较恰当,即使发生了问题也比较容易纠正。邓小平总书记这段话不但睿智,而且务实。当年,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曾多次提到:“民主党派存在的价值就在于看到共产党自己看不到的问题,说出执政党听不到的话,监督自己监督不了的事”。不啻是老一辈革命家对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作了深刻的阐述,习近平总书记同样指出,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必须虚心接受各民主党派监督。只有这样,中国共产党才能更好领导人民、服务人民,才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他同时强调,要从制度上保障和完善民主监督,探索开展民主监督的有效形式。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可谓高屋建瓴、切中肯綮。
       可见,中国共产党需要民主党派的长期共存,更需要民主监督。正是这种监督,夯实了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制度的根基,离开这种监督职能,民主党派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综合几代领导人的阐述,党派民主监督的实质,是一种监督的存在,即“有人监督”、“有监督比没有监督好”、“整个党的工作,也还要其它党派来监督” 、“虚心接受各民主党派监督”。通过这一监督,让中共“听到不同的声音” ,从而达到“一部分人出主意不如大家出主意”、“看到共产党自己看不到的问题,说出执政党听不到的话,监督自己监督不了的事”的目的。在实践过程中,“探索开展民主监督的有效形式”,完善党派民主监督的运行机制。
       其次,需要厘清监督边界。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为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带来的腐败,已经建立并不断完善着一整套的监督机构和监督机制。大致而言,有权力监督、行政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及民主监督。在诸多监督形式中,民主党派的监督,只是多种监督中的一种。正如江泽民总书记指出的那样,是一种民主性质的监督。这种民主性质的监督定位,与民主党派是与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支持和维护共产党执政的参政党的身份地位密切相关。民主党派站在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事务管理的参政党角度对执政党进行监督,这一监督,既不是政治监督、权力监督,也不是刚性监督;既不是“权力分割”,更不是“权力制衡”。其目的是支持和帮助执政党提高决策的民主性、科学性和决策执行的效率,支持和帮助执政党加强领导、改善领导、改进工作,巩固人民民主政权。与之相对应的民主党派的监督,是在执政党重大方针政策决策前的认真的协商讨论,以及在贯彻执行过程中提出建设性的建议批评,不同于西方国家“拆台式”“搅局式”的反对党监督,更不同于西方国家“添乱式”“抹黑式”的在野党监督,而是“助阵式”“帮忙式”“加油式”“提醒式”的参政党监督。
       再次,需要纠正错误倾向。在具体的实践中,党派的民主监督客观存在三个方面的错误倾向:一是“妄自菲薄”。由于认识出现偏差,不能准确看待民主党派的性质、地位和作用,片面认为民主党派无非是“点缀”、是“花瓶”,可有可无,再加上少数基层党组织领导对民主党派的轻视、忽视,甚至容不得监督,把民主监督看成是找岔子,导致民主党派产生畏难情绪,认为与其起不到监督的作用,还不如不监督,因而不敢监督,也不愿监督,缺乏监督的热情和动力。这种“妄自菲薄”的心态,既不利于党的事业,也不利于自身发展。二是“自高自大”。表现在具体实践中,我们常常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极个别民主党派成员不能准确看待自我,自视甚高, “我是党派我怕谁”“我不监督谁监督”,把自己凌驾于党派之上、凌驾于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制度之上,目空一切,忘乎所以,我行我素,既不讲“规矩”,也不谈“纪律”。一看到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什么负面现象,不是平心静气、掌握症结,而是肆意放大、上纲上线,似乎“只有我说得对”“只有我说了算”,“不听我的怎么行”,较真较到底,誓死不回头;一遇到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什么突出问题,不是深入调研,弄清实情,提出可操作的建议,而是动辄“发难”,拿议案当“令箭”,不达目的不罢休。这种“自高自大”,把自己摆在执政党对立面的监督方式,既“无理”也“无节”,既“于己无益”,更“于事无补”。三是“蜻蜓点水”。极个别党派成员,不求“有为有位”,认为履行监督职能,是“共产党要我做,而不是我要做”,因而表现在行动上“被动应付”,纯粹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开会发言,不作思考,漫无边际;反映民情,捕风捉影,人云亦云;撰写提案,不动脑筋,滥芋充数;视察调研,走马观花,盲人摸象。等等,不一而足,不把监督当回事,既不用心,也不真心;既不用情,也不真情,因而也就有了“混饭委员”“荣誉委员”“凑数委员”“学习委员”之说。这种监督,是资源的浪费,更是良心的缺席。
       当前,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不断深入,党派的民主监督在法理上得到强化,既有制度的约束,又有柔性的要求,是一项重要的政治资源。党派民主监督是否有章可循?换言之,民主党派履行民主监督职能是否有模式参照?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本人结合自身20多年担任基层党派负责人及政协委员的体会,作一些探讨。党派的民主监督,个人认为主要有五种模式。
       一、协商式民主监督。这里讲的“协商”,不是说党派开展民主监督是否事先与监督对象商量一下,问能不能监督、需要不需要监督?所谓“协商”者,商以求同,协以成事。这既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题中要义,又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内涵。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因而,党委、政府在某项重要规划、重大决策、重要文件、人事安排方案出台前,往往会与各民主党派协商,听取意见。民主党派代表通过党委、政府召集的座谈会、通报会、论证会等载体,进行协商讨论,提出相关建议,达成统一认识。建议不在于多,而在于准、对、深,从而保证规划、决策、文件的科学性、前瞻性、合理性。此外,民主党派本着“公正、真诚、务实”的态度,加强与各级政府部门的沟通,就百姓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互动,协商解决方案。党派开展协商式监督,应不流于表面,以务实、利民为重;不滞于过程,以有效、惠民为本,充分运用党派的话语权,促进建言成果的社会转化。 
       二、建议式民主监督。一般而言,民主党派中有着各类专家、学者、中上层代表以及在各个行业有影响的人士,他们较高的个体素质和群体优势,是党派有效开展民主监督的宝贵资源。党派的建议式民主监督,是指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及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借助自己的人才优势、智力优势和专业优势,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形成调研报告,利用自己担任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身份,或通过党派中的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政协大会发言和集体提案、个人提案以及人大议案、建议的形式,提出批评和建议,并就批评和建议的落实进行跟踪及反馈。这一过程,本身具有民主监督的特质,能较好保证监督的质量。当然,这一监督形式,对政协大会发言和集体提案、个人提案以及人大议案、建议有着非常高的质量要求。
       三、参与式民主监督。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完善和深入,除党派代表人士担任政府及相关部门实职,参与政务、参与管理、履职尽职外,不少民主党派成员应邀担任特约监察员、检查员、审计员、教育督导员、政风行风监督员等,应邀担任司法机关和政府部门的特约检察员、人民陪审员、专家团队、法律顾问等。涉及相关政务,甚至参与人事录用、招生考试等环节,这些都是很好的参与式民主监督的渠道。民主党派应充分运用这些参与平台,挑选敬业、专业、公道正派、责任心强的党派人士参与,从而有效发挥参与式民主监督的职能。这种参与式监督形式,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正逐步完善着运行机制,是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和司法监督、行政监督的有机结合。
       四、视察式民主监督。各级人大、政协以及统战部门,就相关热点、难点问题组织调研或视察,根据实际需要和界别分类,一般会邀请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党派成员参加。这既是人大、政协履职的载体,也是党派履职的平台。党派成员在参与调研或视察时,一方面知情明政,一方面提出意见,调研、视察的过程即民主监督的过程。当然,党派也可单独组织调研、视察和对口交流,就相关问题问诊把脉,帮助政府部门改进工作。
       五、走访式民主监督。近年来,不少地方建立了党委、政府领导和党派代表人士的联系交友以及政府部门和党派之间的对口联系制度,这一民主政治建设的创新、务实之举,促进了党委、政府与党派的双向互动,为增进了解、拓宽视野、建言献策拓宽了渠道。作为行业精英、植根基层的党派代表人士,理应也必须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积极反映民情民声、民盼民愿,努力消除政府与群众的隔阂,增强政府的公信力。同时,也应该就经济社会发展中热点、难点问题的解决,提出真知灼见,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提供参考。此外,党派也可组织部分代表人士,走访相关政府部门,面对面交流,听取情况通报,提出参考意见。  
     “红花虽好,也要绿叶相扶”。党派民主监督的五种模式,行之有矩,行之有效,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常态及长效。当然,倘若在知情环节、沟通环节、反馈环节等方面配套科学合理、协调有序、全面稳定的制度约束,必将使党派民主监督作用发挥的环境得到进一步优化、效能得到进一步提升。(丁学东)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www.jsmm.org.cn   2006-2019  版权所有
地址(ADD):南京市北京西路30号宁海大厦18楼    联系电话(TEL):025-83167227   传真(FAX):025-83321046
E-MAIL:jsmmxc@vip.126.com   备案号:苏ICP备10217766号   技术支持:易建联网